bbin娱乐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教学科研>作品展厅>正文内容

作品展厅

让我一个人走

来源:青衿文学社作者:高一(10)班 林叶发布时间:2011年10月13日 浏览次数: [字体: ]
我想一个人走,一直都想。可是我的亲人不舍得放手,我不敢放手,不敢放手让自己走。
??? 我的父亲是独子,他有三个妹妹,自然,我的爷爷奶奶当然希望我的父亲能够有个儿子延续香火。当我出生后,所有人的失望与无奈一直笼罩着我,把我压得快喘不过气来。父亲看到小男孩眼中浮现出的复杂情绪??? 让我内心感觉像是有一块小石子硌着,不是很疼,却难受得想哭。?
??? 我们家并不富裕,这是我从小就知道的事实,所以别人有的东西我不能有,别人没有的我买不起。我安慰自己我们家已经很好了,够了。我记得我总是穿别人的旧衣服、旧鞋,玩别人早就不玩的玩具。当然,这都是小时候的事了,但是正是因为如此,我到现在那种“舍不得买”的感觉却一直都在。那时候,母亲为了赚钱,到处找工作,四处奔波。记忆中总是有半夜三更门打开的声音,像是幸福与苦涩同在的开关被“啪”一声清脆地打亮。然后我会听到母亲轻声细语地说些什么,疲惫的味道渐渐散开,我才微笑着入睡。?
??? 父亲不爱管我,在我童年的记忆里,只有父亲打麻将沉重的背影和那张拿起皮带想抽我时模糊的脸。我恨过他,我以为他是因为我是女孩子才这么对我的,我以为他早就不对我抱任何期望。但我偏要跟他作对,我要做得比任何人都好,让他后悔。?
??? 我努力过,却仍是那么平庸,不高不低,名副其实的中等生。我不想面对父亲,他一定会更瞧不起我的,我那时候的想法很幼稚,只想做好,让他侧目。?
??? 后来这种想法一直在变,变到我已经不知道我的初衷是什么了,变到我已经不在意我的初衷了。?
??? 这时候,我才从自己的世界里抬起头来,看看周围的人。我惊觉,他们是那么的耀眼,似乎头上都有一个光环在闪耀。我痴痴地跟在他们身后,羡慕着,这种情绪却演变成了我的自卑,我发现我是那么的一无是处。我什么都没有。?
??? 我一直引以为傲的艺术细胞,却在连续的打击下,慢慢被我掩埋进心底深处,尘封。我开始变得不相信自己,不相信自己能够做好,我发现原先自以为震天憾地的决心是那么的微不足道,在千疮百孔后轰然倒塌。
明明我的世界应是一片黑暗,却不知为何有一丝暖暖的微光在前方若隐若现地闪烁,像是离我很远,又像是离我很近,触手可及。未知的远方有什么在等我?迷茫充斥了我所有的感官。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或者说我应该做什么。我木然地接受了父母逐渐的改变,他们仿佛是为了弥补小时候对我的忽略与冷淡,开始将希望寄托在我身上—???—也只能寄托在我身上。他们什么都想为我安排,什么都想为我想好,我依赖的习惯养成后,再也难以改变。我像是依附别人而活,躲在别人身后唯唯诺诺。我浑浑噩噩地度过了不短的时期。?
??? 在这期间,我的邻居——一个老人去世了。我至今都无法形容当我第一次看到惨白的写着黑色奠字的烛放在门口角落时的那种震惊,烟味很呛鼻,可以很清晰地看到一丝一缕飘渺的烟从烛火中升起,最后消散。吸进去的明明是稀薄的白烟,可是为什么进入肺部后却忽然变得沉重,沉重地挤压着体内的空气,将压抑的情绪挤出了心脏,升至眼眶,化为一颗一颗的……我摸了摸脸颊,是泪。因为一个并不相熟的老人的去世,我哭了。老人生前养得一只猫,我也在偷偷照顾着,不为什么,只是觉得它应该比我更悲伤。自那次沉闷的哭泣后,我仿佛捕捉到了什么,轻细的,一个骤然响起的脚步声都会将那丝似乎触手可及的思绪吓跑。?
??? 时间没动,是我们在飞逝。——王尔德。当我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看到这句话时,一种莫名其妙的情绪在胸腔处炸开,我感到有种豁然开朗的畅快感在瞬间流通全身经脉。快了,我快抓到了。?
??? 在一次回老家探亲的时候,爷爷皱着满脸的沟壑对我说,要再不回来看他,可能就再也见不到他了。我顿时涌上了一股酸涩感,原来所有人都已经接受了我,只是我自己还未真正地接受自己。我突然间发现在我不长的人生中我从未为自己做过决定,我所有的决定都是因为别人。在开始是因为我的父亲,后来依赖了我身边的人,他们的决定在无形中成了我的决定,他们的理想在无形中成了我的理想。那“我”呢?我自己呢?去哪里了……?
??? 我只过了我的人生的八分之一,但这其中有什么变数是谁也无法预料到的。我应该为自己想,我应该要一个人走走看了。?
??? 我开始挖掘自己的艺术细胞,重新为自己而活。我不会再依赖别人,不会再跟在别人身后,人云亦云,我要一个人走。?
??? 一个人走。?
??? 父母不能陪我一辈子,他们不可能会帮我安排一辈子的。身边的朋友来了又走,走了又来。我的未来只能靠自己,这是只属于我的未来。?
??? 我要一个人走。?
??? 虽然我并不知道我是否能真正放手。不知道父母是否能放开我的手,让我一个人闯,但在未来的每一天,都不会停止努力。?
??? 我坚信自己能在某一天,放开手,对自己说,对父母说:?
??? 现在,可以让我一个人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