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in娱乐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教学科研>作品展厅>正文内容

作品展厅

余秋雨笔下的山水

来源:青衿文学社作者:高二(8)班  王晓婷发布时间:2011年10月13日 浏览次数: [字体: ]
抬眼望之有山,低头视之有水。无处寻觅,闭眼观之。一种相同的实物,看出不同的意境。眼看,为自然。心看,为人文。化人文山水为自然山水,是心灵的简化与淘洗。化自然山水为人文山水,是在思想上对周围事物的进一步升华。
??? 何处无景,何处不山水。画中、诗中、歌中、文中,山水以最平凡常见的身份介入,却以独特的作用占据了重要的地位。不可取代的衬托,勾勒出感情最真实的韵味来。?
??? 余秋雨笔下的山水,一草一木,都被赋予了含意,没有深刻浅显之分,有的只是作者不一样的感受,不一样的情。阳关白雪积堆黄沙茫茫,覆盖着凄迷的中华文化。西湖梦中起伏,涟漪微波泛泛,渐渐隐去的又何止波浪,还有黯淡的人格。寂寞天柱山被历史赋予了辉煌,却失去了洗濯污浊社会的简素。寂寞何处而来,得失之间。笔尖游离,思飞千里,在沙山连绵处探访了那眼潺潺流水,隐约在飞舞的风沙中,嵌合在茫然的沙海中显得那般纤瘦;在三峡偶遇寒风舞动着白衣飘然,与熏染红晕的朝霞辉映着绚丽;柳候祠旁白影孤,白莲洞里古族衍。庐山寥寥雾缥缈,废墟缕缕烟弥漫。千年奔流,孤影立江边,望巍巍河山,哀叹文化沉沦,苦旅矣。?
??? 逐谈逐哀,渐研渐现。?
??? 细读文中字句,位处浩瀚文海,失去知觉地飘荡在狂浪之中,逼迫着游向历史文化的边缘。千年前一刀刻响,揭起巨幕后壮丽辉煌。碎落的沙屑跌入佛像的掌心,有如孙悟空被罩压在五指山下,是意外,也是命中注定。坚硬的石手变得柔软,开裂的缝隙似几曲的掌纹,真实不失神圣。莫高窟文化笼罩着一切,静谧着兴衰胜败,无关于己。静谧的还有一场浩劫还有炎黄子孙,满载的文化宝物,如决堤的河流,一流而逝不复返。留下这干瘪的石洞,纪念曾经的辉煌。但成群的游客是为何,观看的不是景,游历的是中国千载的变化,莫高窟是写照,也是标本。纵然它平凡,没有过多的故事为它装载趣味,没有神话为它蒙上神秘的面纱,没有传说为它披上文化的袈裟。但它却以自己的平凡吸引着一批批中外游客,它就是它,没有修饰与衬托,只有艺术的辉煌,让你丢弃自己,让艺术的巨手把你碎成轻尘。“美”的经典是莫高窟被赋予的含义,一种超越了宗教、道德的敦煌艺术之“美”。?
??? 品味山水,食之如莫高窟,饮之如江南小镇。江南味道就如饮茶,得静静地坐下来,慢慢地喝,细细地品,听着屋外淅淅沥沥的雨水,悬挂在屋檐,恋恋不舍地跌落,碎做千万晶莹美玉。嚼遍了莫高的华丽,过多的文化似乎难以下咽。游览过江南小镇,淡似白粥,纯若清茶,唇齿留香,轻轻游走带着一股清新,褪去污浊,在这里洗濯脱净。在江南小镇,有坐看云起时的悠游,有无事垂钓江边的闲适。没有气势磅礴的奔浪,只有潺潺细涓游流。没有娇媚做作,只有自在无争。时光长流并没有给她留下沧桑,但却削去它的稚嫩。江南小镇似一温婉女子,但它却又以博大的胸怀包容了如此多的失意文人骚客。隐,江南就成了不二选择。收起肆意的文采,在平淡里成为一个平凡人。在水阁中静听流水低吟,近看小巷绵长,回味似水年华。但也有不少假隐钓利的人借隐谋得一官半职。那是对“隐”文化的玷污,但不借特殊途径又难以在茫茫人海中突出。怪只怪古代中国给文人发展的道路实在大狭隘了,逼得他们除了隐或许只有一死,与其这样让自己的雄心壮志陨落,不如选择沉潜,待有朝一日能东山再起。江南小镇被赋予的含义是双重的,有对文化的期许,也有哀叹。?
??? 悠然水乡,碧波荡漾。升起的水雾迷糊了双眼。似实似梦,江南早已远离,柳荫遮蔽下的清波,长堤连接,摇晃在容膝的小船中畅游西湖。这里储存了太多太多的文化,沉淀在绿色的水下,铺筑一片柔软。从古至今,西湖都是知己,但早逝的却是文人,留下这位红颜,淡妆浓抹引诱更多的或失意或得意的文人,是多情抑或……人间不应有此处,美得梦幻,不近真实。定居于此,一切特异的思想,都被捣碎糅合,混成一气,将心灵思想磨合,统一。没有人会被驱逐,来了便被包容,接纳。来了便学会融入,不再闯入世俗。但这不是余秋雨想要的,西湖是避世之所,有些人不该来,就如郁达夫。西湖的波光一闪,嫣然一笑,再尖锐的意志也被摧毁,磨去菱角变得圆润。自古红颜多薄命,红颜命不逝,便是祸水。但有些人该来,就如林和靖。梅妻鹤子也咏出千古绝唱。余秋雨将他拎出隐士的行列,他是旧知识分子,志向不能实现就干脆消除,隐,不过是他自慰和自卫。对社会而言,他使群体性的文化人格日趋黯淡,取消了民族精神的突进。西湖梦中,就如失足跌落年少的旧折扇,是无意又是注定,一如苏、白两堤的物化---历史沦为景点。西湖包含的太多,写俗了是它的美,它的文化底蕴,而余秋雨提笔的是它的负面含义。对西湖独特的理解,这大概是不可避免落笔的原因吧。?
??? 美景磨人志,美人祸民国。抛名抛利不欲抛志,西湖固然美,人间天堂不是去处,何处可寻,隐志不消志。白发皑皑,飘然屹立,苏州初呈。2500年的历史,刻镂在石板的裂缝中,记录在竖井的青苔里。白发苏州,给隐士最亲昵的感觉。若喻西湖为美人,那苏州必是老去的绮丽。撩人的身姿,颔首低眉。微醉的神态,红晕烧上面颊。烈酒入肠,七分酿成了清流,剩下三分呼做云气,绣口一吐就清雅苏州。身穿旗袍,修长的手指在琵琶上弹跳,活泼而不失优雅。不忸怩也不豪壮,巧笑嫣然,醉倒温柔乡。光阴洗淘,永褪不去朴质所形的风采,垂手抬眉间流露着千载的精华,在古典中化作一个垂青的弧度。依旧那样风华绝代,却少了引诱,多了包容。在这里隐去的是莫须有的名利、身份、地位,就如天堂,众生平等。隐不去的是志气,苏州就是一位老母亲,慈爱地拥着疲惫的儿女入怀,又严厉地叮嘱勿忘梦想。2500年的时光让她白发苍苍,而令她衰老的又何止时间。这座被鄙薄的古城默默承受着千百年来的压迫,苍老是她从容面对一切的资本。也正因为压迫,使她与西施惺惺相惜。同是被遗弃的道具,苏州给予西施的爱使自己摆脱了工具的立场。余秋雨看苏州是美好的,似迷恋又似敬仰。但笔下,又提起一份担忧。既怕新时代将苏州苍老的意蕴淘汰,又怕苏州与新时代接轨后,再也难寻岁月沧桑留下的文化沉淀。?
??? 空山孤城,雨后新绿新生机。深山古城,洗刷污秽,褪不去千载文化的沉蕴。无论是大漠荒芜的黄河文化,还是小桥流水的江南文化。在余秋雨笔下,总有文言字句畅游,挑逗读者,一点一点掘露出山水的深沉含义来。山水,在余秋雨笔下,有美幻却不堪,有凄婉却绝代。沦为景点的历史,销迹的古城都是引人深思的文化沉沦。5000年中华文化,如一场纷纷扬扬的大雪,落地积堆,有的堆实坚厚,却无法让人通行;有的稀薄轻柔,在时光中潜入土地,不留下一点痕迹,只存滋润花草的美名;有的积下坚固的基石,留出通行的道路,扎下指引的牌坊,文化在时代的变迁中一步一步沉淀,如美酒在时光的酝酿下愈发醇香。余秋雨笔下的山水—沉积了不一番的韵味。